专访飞亚达设计总监孙磊(转自万表)

  • A+
所属分类:人物

     其实采访一名国产腕表品牌的设计师一直以来都是我的一个愿望,因为他们可以说是引领着国表的未来,同时也是国表复兴的希望。初见孙总,他看上去不善言谈,有着设计师特有的孤傲与落落难合,但通过交谈发现,孙总是如此的真诚与谦和,说话很实在且不逃避问题,详实的向腕表之家讲述了飞亚达这一国产腕表品牌的优点与不足。

专访飞亚达设计总监孙磊(转自万表)

1.您认为腕表设计中最重要的元素是什么?(外观的形状、舒适度、市场等等)

飞亚达作为一个市场导向的品牌,我们对顾客和消费形态的研究还是非常关注的,从某种程度上讲,无论是设计、外观、品质还有舒适度最终都是为顾客感知去服务的,用户体验是很重要的,当然这不只是物理性能上的体验,还有心理上的体验,这就需要通过我们的产品在情感需求方面的挖掘,像现在我们做的这些系列都会有一个文化上的立意,比如最新的摄影师系列,心炫系列,四叶草系列等等。可以寻求能够在生活方式,文化上对接的一些主题,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去考虑产品的外观上是什么样的因素,佩戴的舒适度等等,这些其实对我们来讲都是最基础层面的东西,是你必须要做好的,你做不好一定减分,你做好了不一定加分,在这个基础上才能去谈品牌的核心诉求。

2.您在设计一款腕表之前,您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或者说是一个怎样的设计过程?

有人经常会拿设计师和艺术家在一起比,其实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工作性质,艺术家更多关注的是表达个人内心的东西,而设计师则要更多去面对一个市场的需要,设计师做的更多的是一种协调性的工作,当他有了一个创意的源头之后,后续就要协调各个部门,各种资源,把这个产品最终呈现出来,他要考虑在这个过程中各方面的可能性,比如工艺材料的可能性,成本上的可能性,技术上的可能性等等,就连以后的产品质量是否稳定,售后服务是怎么去做都要考虑。所以设计师不是光考虑外观,最后是要把这些要素都协调起来,当然最后表达的方式是通过一张图纸,图纸里就全部包含了这些因素,绝不仅仅是一张画而已。

所以我们作为一个设计师、一个企业、一个品牌去考量一个设计的时候,和一个设计专业的在校学生是不一样的,在校学生可以天马行空,我就是创意好,我就是独特,但我们就要考虑各种要素的配备,所以我们有个口号,叫做有价值的创新,我们讲的价值可能更多的是市场价值和文化价值,如果没有这些价值就是纯粹为了标新立异,这显然是对一个企业,一个品牌没有太大意义的。

在工作方式上,我们为保持企业整体的设计水准,会更注重一个团队的设计能力,而不是某一个设计师个人的能力,这并不是个体能力不重要,而是因为个体能力是不稳定的,比如一个设计师今天有灵感,明天就可能没灵感,所以我们更关注设计团队整体的创新能力,相互合作会比较多,而且每个人在里面也有发挥,但更多的是大家在别人思想的基础上更往前,再更进一步,这相对来讲比较重要,所以今年有这么多好的作品,都是团队合作的结晶。

3.您认为飞亚达在设计上的DNA是什么?

我在前面说了,我们在创新方面叫做是有价值的创新,我们所说的DNA可能是核心理念上的一种DNA,并不是单单外在形象上的一种DNA,不是一种符号。当然符号化也很重要,飞亚达也在尝试着去探索这个问题,但飞亚达作为一个大众的品牌,差异化是需要的,因为我们还是要和别人不一样,需要品牌是有自己独立面孔的,而在差异化的同时到底在多大程度上需要符号化这个不好说,因为符号化主要是针对一些奢侈品牌,奢侈品的理念永远就是要多数人知道,但少数人拥有,这样拥有的人才会有优越感,所以奢侈品需要认知度和辨识度,需要符号化。所以我们这个大众品牌到底多大程度需要符号化这其实我们也在探索。

之前飞亚达作为一个整个集团的布局,对外也曾披露过,我们有一个高端品牌但不叫飞亚达,但飞亚达内部是不是需要分化出一个类似于GrandSeiko的一个高端品牌,我们内部也在讨论,但其实GrandSeiko也不是很成功,我认为国人更多的还是需要辨识度。

专访飞亚达设计总监孙磊(转自万表)

飞亚达的产品目前走两条线,一条是专业线,一条是时尚线,我们所有比较高端的表款都是我们的限量款,和一个系列里的旗舰款与概念款,这些表款会把概念用的比较足,比如今年和古天乐合作的这款摄影师四期,这款表整体的时间显示方式不再是指针式,而是转盘式,而且在功能上可以和摄影产生一些交叉的配件,比如一个配件可以作为腕表的保护罩,另一个配件则是一个转换器,经过调查我们发现,市面上目前所有微单相机的镜头盖与机身是没有连线的,用的时候只能把镜头盖放在兜里非常不方便,但有了这款表,镜头盖就可以直接卡在表圈上。而对于镜头盖的尺寸,我们同样做了研究,目前市面上销售量最大的都是镜头直径在50毫米的微单,所以我们就先针对这个尺寸做了一款表,当然如果以后有其它尺寸,我们也会推出其它型号,这个装置就很有意思,不仅是镜头盖,如果UV镜不用,你也可以拧在上面,即使这些功能我不用,把这个转换器放在表上,就又会是一个全新的外观,这就比较有意思,可以互动把玩,我们前三期都没有这么做,只是找了一些符号而已,我们之前就一直考虑,肯定不能把它设计成一个电子产品,所有我们就想在物理性能上怎么能跨点儿界,今年我们可以说就算跨上了。

4.  一些知名的瑞士钟表品牌会按照外形的不同来划分系列,但飞亚达有15个系列,每个系列里的表的外观都形态各异,如此划分系列,你作为设计师是出于怎样的考量?

这就是飞亚达发展阶段所决定的,之所以别人是百年品牌,我们是20多年的品牌,差距就在这里,而且我们这个20多年的品牌和瑞士20多年的品牌做法又不一样,比如柏莱仕和宇舶也很年轻,但人家是业内人士重新出来做,知道游戏规则,我们则是摸着石头过河,一开始飞亚达的工作人员都不是钟表行业的,都是航空航天行业的,一时间转行做手表确实不知该怎么做,只能跟着感觉走,从那个阶段到现在,大约是在2005年以前,我们产品系列确实是比较混乱的,因为那时我们只看单品,哪个单品买的好就做哪个,这就导致品牌没有统一的感觉和气质,而且那时也不考虑这个问题,就考虑做个单款能卖钱就行,很不成熟。

2005年以后,我们逐渐向系列化上转型。15个系列中我们有几个系列还是不乱的。其实我们从印象城市系列就开始不乱了,印象城市系列在2008年推出之后,表壳形状,款式和表盘设计都是统一的,摄影师系列从一期到第四期也是不乱的,包括之后推出的心弦系列一期二期同样也是统一的,还有四叶草,总之后期推出的这些系列我们都注意了这些问题。

之所以我们目前的系列还有些比较乱,是因为有很多以前我们沉淀下来现在还依然好卖,还不舍得淘汰的表款,然后就将它们分到不同的系列当中,当然这些表款之后就会慢慢的淡出历史舞台,这其实也是所有国产表都面临的一个表款海量问题,第一从市场角度讲,飞亚达的目标人群,他们更重视多样性,不重视符号化,就像天梭的产品线也很长,表款也很多,所以我们更多的是要在系列化和产品多样化之间找平衡,如果表款做的太统一,像飞亚达这种大众品牌是不可以的,就像最近大家就对大众的“套娃”做法存在质疑,车都成了一个样子。相反的是,奔驰宝马也是在套娃,但大家对这两个品牌就没意见,虽然奔驰宝马设计上也不见得就比大众高明,但品牌定位在那里,大家就愿意被一眼看出来是什么车,但买大众的消费者则不需要,所以顾客的很多想法都是很微妙的。飞亚达作为一个年轻的品牌,我们对于这些问题也在取舍,有时也很纠结,即使我们以后要向着系列统一的方向去走,也只能慢慢来,不可能一下子把之前那些不统一的表款全部砍掉,要做到既丰富又统一。

虽然有以上这些是问题,但这些年我们有一点还是成功了,那是在2005年,由于品牌和产品老化的很厉害,当时我们做了一次大规模的市场调研,发现我们产品的消费者年龄全部在40岁以上,之后我们便施行了一系列举措,包括请古天乐和高圆圆代言,都是希望使品牌能够逐渐年轻化,当时只是一种希望,但去年我们又做了一次大数据调研,顿时就比较鼓舞,现在飞亚达表的消费群体的年龄层已经在30岁以下了,目前大家都在反映,现在的飞亚达和我之前看到的飞亚达不一样,我觉得只要我们只要坚持做,以后飞亚达的形象就会慢慢改变,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没有再推出一个更高端的品牌,因为飞亚达不是个新品牌,在顾客心目中已经有了一个固化的形象,只能渐变式的去改变。

5.我们总能在飞亚达每款腕表的设计上看到一些大牌的影子,您作为设计师是怎样理解原创设计的?

其实这个问题没必要不好意思问,我觉得还是一个创新度的问题,作为我们这个级别的一个品牌,创新和继承之间还是要找到一个平衡点,在钟表行业里,真正能够一眼就能识别的品牌其实就是那几个大品牌,但你去看其它一些比较小的瑞士品牌,多多少少都会有那些大牌的影子,但这和纯抄袭是两回事,你看今年我们的摄影师系列你就看不到那些大牌的影子,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在渐进式的往前推进,要一点点沉淀客户对你的接受度,我们以前也遇到过这种尴尬,叫做创新用力过猛,出了很多东西在专业圈里得到很多赞扬,但老百姓不认可,因为普通大众的审美和专业人士的审美是不一样的,比如媒体人关注的是每年出了什么新东西,去年看过的今年就不看了,但老百姓不是看这个,他们看重的是性价比,至于这款表和大牌像不像,有时他们还希望像点,所以我们一直在研究顾客,研究消费形态,确实不是一句空话,研究后发现,有些特点我们必须坚持,要慢慢推移,绝不能再用力过猛。

专访飞亚达设计总监孙磊(转自万表)

今年我们的立体读时腕表就获得了今年的红点创意设计大奖,红点奖是是世界三大工业设计大奖之一,今年参评的一共有5000多个作品,最后得奖的产品只有100多个,当然这里不仅是腕表,是涵盖所有行业的,红点奖的评选是要拿实物去试戴的,所以这个奖还是很权威的,在国内的钟表行业里,飞亚达是唯一一个获得过两次红点奖的品牌。这个奖的评选标准是它更在乎你解决了之前没有解决的问题,只有好看的外观是没用,我们今年的这个作品之所以得奖,是因为解决了表可以从侧面看时间的问题,这样开车的时候看时间就会很方便,虽然没有很大的用处,但是个功能创新,这就是红点奖所关注的。

6.我们听说这次高圆圆,古天乐作为手表设计师亮相巴展,分别参与设计了一款腕表。请您与我们分享他们作为设计师的一些难忘瞬间? 

专访飞亚达设计总监孙磊(转自万表)

高圆圆与古天乐确实拿出了一些比较原创的想法,但之后还需要我们的设计师去润色修改,比如古天乐就提出可不可以将一些摄影上的符号用在表款上,我觉得任何人在想法的阶段都可以有创意,很多创新不一定都是设计师提出的,但设计师可以去帮你完善转化。我们飞亚达其实对钟表行业无论是技术还是时尚方面的趋势都非常关注,但我们无法把这些要素都放到我们的产品上,毕竟受众不一样,培育顾客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都需要慢慢来。 我们希望飞亚达未来的产品既能够丰富,但同时也具有适当的辨识度,有一张清晰的属于飞亚达的一张脸,当然这是品牌和市场相互作用的结果,一方面品牌会去引导顾客,一方面在市场上要有广泛的接受度,这样品牌才会有生命力,才能持续,才能一代代的传下去,就像劳力士的蚝式一直流传到今天,所以这不仅是品牌的事情,更是市场所决定的,这就是我们今后努力的方向。

还有就是我们也在探索今后怎样可以将时尚和我们特有的一些技术进行更好的融合,比如在航天表的研发过程当中,腕表在耐高低温上,防震防磁上我们都有一些自己特殊的心得,在以后我们的产品上怎么去溶入,包括我们自行研制的太空强化钛这种超硬材料怎样更好的去运用,这些具有独特性的技术上最后都要通过设计的手段更好的溶入进去,还有就是设计师也要把顾客更感兴趣的一些文化元素融合进去,这些都是将来我们要考虑的。总体来讲,飞亚达还是处在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当中,通过不断的向那些大品牌和历史悠久的品牌学习,然后不断修正自己,最终把我们的产品做得更精彩!

通过和孙总的交谈,不仅改变了我多年对于飞亚达的偏见,也使我看到了国表辉煌的未来,最后我们也衷心地祝愿飞亚达在未来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功!(图/文 腕表之家 毛壮)

weinxin
我的微信
分享交流广告人,策划人实战经验,关注品牌推广,自媒体,心理学等优秀文章
大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